<<返回上一页

腾彪:中共的长臂使一些西方机构和公司自我审查

发布时间:2017-09-04 10:16:12来源:未知点击:

著名中国维权律师腾彪警告说,中共政府在世界各地和西方国家扩展其长臂,以锐实力迫使西方一些机构和公司在一系列敏感问题上向中共屈从,做自我审查腾彪呼吁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应该改变对华政策 目前在纽约大学法学院任访问学者的著名中国维权律师腾彪,对一些西方企业最近就台湾地位认定问题迫于压力而纷纷向中共道歉感到失望他认为,这种做法显示了西方公司的怯懦,他们这样做是为了博得中共当局的欢心,以便得以在中国庞大的市场继续运作 腾彪近日在接受《纽约时报》记者黄安伟采访时表示,他这几年来一直在关注西方学者、学术机构和公司的自我审查,中共对国际社会的自由和民主所构成的威胁正在不断加剧,形势紧迫 报道说,在过去一年间,西方国家的官员和政治分析人士的确已开始公开讨论中共政府的“影响力行动”或“锐实力”,以及如何胁迫外国人以屈从于它的观点或进行自我审查来换取进入中国市场或其它好处 自2013年以来,腾彪已四次与美国国会机构讨论了这个问题,也在高等院校里就这个问题举行了讲座腾彪表示,他还打算就这个议题写一本书,目前已经到了改变西方对华政策的时候了 腾彪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采访时表示,西方学术界和商界一直对中共存在幻想,以为其经济得到发展后,中国民众和政界会自然趋于民主化,但现在的实际情况正好相反: “这都与西方如何对待中国人权问题有关系89年后不到三十年的时间里,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在各方面以硬实力、软实力等渗透到西方包括经济、学术、民间机构、甚至军事等各个领域西方国家现在需要重新审视自己与中国的关系” 《纽约时报》6月19日的报道说,腾彪目前承担这个新角色在一定程度上是基于个人经历,因为腾彪本人就是因为不堪中共当局不断加剧的骚扰于2012年离开中国,前往香港和美国而中共政府近几年来,对维权律师的打压已经导致腾彪的许多朋友入狱目前,腾彪与家人在美国居住 腾彪之所以一直关注“中共的长臂”这个问题,是由于他本人亲身体验了其恶果2016年,美国律师协会(American Bar Association)因不愿意危及它在北京的业务而收回了为腾彪出版一本书的提议这本书有关中国律师维权运动的历史,当时暂时定名为《黎明前的黑暗》(Dusk Before Dawn)腾彪批评说,美国律师协会这样做是出于经济利益的考虑 此外,美国一家科技零部件公司也迫于来自中共的压力而解雇为其工作了17年的腾彪的妻子公司表示,因为腾彪,他们无法向中国的代理商和军队出售产品 腾彪于2002年获得了北京大学的法学博士学位,此后他在中国政法大学任教期间,他参与了农民工孙志刚遭拘禁后被警察害死一案该事件使腾彪和其他一些中国律师开始了以行动维权的生涯,并导致他们遭到官方的骚扰 英国“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的学者耶娃-琵勒斯(Eva Pils)就“中共长臂”问题对《纽约时报》表示,中共政府的“跨越打压已成为全新的一系列问题”,而腾彪本人就是中共这种做法的受害者 腾彪对本台记者表示,西方在中国获得贸易顺差时还应该意识到另一个重要问题,中共打压人权,忽视劳工权益等,使它的生产成本低下,形成对美国等国的贸易顺差西方在与中共打交道时,需要重视这点: “许多学者等在分析中国如何取得快速经济发展这点时往往忽视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国的低人权、低劳工权益,使其产品的劳动成本非常低这就保证了中国生产的产品可以在世界各地廉价倾销,占据很大的市场份额西方各国需要尽快意识到这点”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腾彪本人多次遭受当局的关押、甚至殴打,还非法向他家人隐瞒他的下落 腾彪警告说,一些在美国的中国公民在监视流亡的异议人士,并向中共官员报告他举例指出,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hinese Students and Scholars Association)中的一些成员与中国外交官保持联系,并试图阻止校内举行与中共官方观点不同的演讲 就中共政府通过学生联谊会、孔子学院以及其它方式渗透美国和西方社会的现象,旅美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刘青表示: “中国学生联谊会实际上就是中国在海外院校的党组织的一部分中共当局一直靠学生联谊会和孔子学院等向外推广中共政府打压人权的做法” 2017年4月,腾彪与另外两名资深异议学者胡平和王天成在新泽西州的普林斯顿创办了旨在促进中国民主的非盈利、非政府机构“中国民主转型研究所”该组织致力于研究人权和民主,举行集会,出版中文书籍,并开设了旨在为国内学者提供民主在线课程的网站但腾彪说,该网络在中国已被屏蔽 去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