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来稿:非常恶劣的中共国家人权行动

发布时间:2019-08-22 02:12:01来源:未知点击:

  今年10月24日,中国民众共同听见政府宣布将决定制定——“《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对未来两年中国人权事业的发展做出规划”这真是天大的笑话!难道这个国家不知道1948年12月10日,联合国大会通过第217A(III)号决议并颁布《世界人权宣言》!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宣言》颁布后,大会要求所有会员国广为宣传,并且“不分国家或领土的政治地位,主要在各级学校和其他教育机构加以传播、展示、阅读和阐述”在其《宣言》里明确宣称:“大会发布这一世界人权宣言,作为所有人民和所有国家努力实现的共同标准,以期每一个人和社会机构经常铭念本宣言,努力通过教诲和教育促进对权利和自由的尊重,并通过国家的和国际的渐进措施,使这些权利和自由在各会员国本身人民及在其管辖下领土的人民中得到普遍和有效的承认和遵行”事实上,中共国家的人权行动年年有之但,基本都是针对国内人权捍卫者们自发的人权活动,而且国家的这些“行动”通过警察部门的实行,表现得非常的恶劣!在《世界人权宣言》发布已经六十周年的今天,我们来看看过去几年国家对待人权活动是如何采取行动的——          从2005年开始,贵州的人权活动人士以每年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为中心,自发逐年开展人权活动虽然在第一届活动与政府方面的互动,取得一定的共识但这些共识的前景并不容乐观,特别是在第二届研讨活动后,遭受到政府方面的监控、阻挠、打压、破坏、逐年加大2007年人权活动人士在杜和平先生家纪念“六.四事件”18周年的座谈会就受到公安的无理冲击他们对杜和平先生的住宅实行封锁,并同时绑架杜和平先生到郊外“游玩”之后又警告杜和平先生,如果继续提供活动场所将断绝杜和平先生的基本生活来源(注:杜和平先生也是一位坚定的人权捍卫者他天生残疾无肢体劳动能力,生活来源全凭出租祖传的一间临街小门面)这样自第一届人权研讨会与政府部门取得的共识即:“研讨会活动只能在朋友家中(室内)小范围进行”也被政府公安部门先行破坏也鉴于此,“贵州公民第三届国际人权研讨会”活动的启动被迫从室内走向公共场所!虽然第一、二届研讨会的活动日期与内容都通过公开的联络人向有关部门明确告知,并提议所有活动都可以无例外邀请国保人员旁听或参与,公民人权活动是在国内法律框架下的公开阳光活动但是国家公安警察“国内安全保卫大队”的性质,并非像一般人理解的“公安警察交通大队”那样在公安“国保警察”的眼里,除了上司,他们视周围所有的人都有不安全的可能,更何况面对一群敢于公开宣称法律是为人权服务,人权高于一切的人士国保对这一群人的监控当然就以方便、全方位为首选即便国保警察有他们的情报渠道,但在他们收到情报的同时,往往是互联网上也公布了研讨会活动的相关内容          2007年10月下旬,贵州公民第三届国际人权研讨会发布启动公告其在《公告》中郑重申明“在中国不管是今天还是明天人的权利必须受到尊重!人的权利必须获得实现!!人的权利必须有制度的保证!!!任何无视、侮蔑、剥夺人权的制度,都是反动制度,都是反人类的制度为了维护人的基本权利和尊严,我们将不懈努力抗争到底”          与此同时,第三届国际人权研讨会的联络人之一陈西已经到达北京会见了多方人士,并参加了包遵信先生追悼会当陈西先生路过济南到孙文广教授处时,被孙教授自荐竞选人民代表的精神和行为所感动,毅然担当了孙教授的竞选义工,却遭到了国家公安“国保”的联合行动将陈西先生从济南押回贵阳          贵州人权活动人士为了第三届国际人权研讨活动的成功进行,迎来了狂风暴雨般的政府行动……          自研讨会活动启动后,贵州的人权活动人士每周五下午都在公园内公开场合聚会陈西先生被押回贵阳后的第一个周五,大家如常共聚在贵阳河滨公园里的溜鸟园,围坐在一起再泡上一杯青茶,四周的游客缓步细语,深秋略显凉意的微风携带余烟中枯枝败叶最后的清香飘来荡去一边是画眉鸟此起彼伏地委婉地歌唱鸣叫,一边是静听陈西先生谈北京及济南之行的见闻与体会当陈西先生说到他被押回贵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后的细节时,他的手机一直不停地响铃,陈西先生停顿了一下,接听了电话,大家听见陈西说“不行,你们没有这个权力……”几个便装公安已经从三个方向往人权活动人士的聚会地走来便装公安命令式地叫陈西先生跟他们走,在座的人士都发出强烈的抗议和指责这种公然违法的行为谁也没有注意到此时的鸟园四周突然出现了无数的着装警察,刹那间整个鸟园凝固了,变成死一般地沉静!愤怒的眼神与凶残的目光对峙良久,陈西先生还是被公安强行带走着装警察也松懈下来或蹲或站离我们不远的遛鸟人也发话了,“嗬,公园哪来这么多警察”“哪是公园的警察噢,上面的那几个是**公安局的,在左面的那几个是**派出所的,还有那几个是******”          研讨会的主题因陈西先生被带走而更改为讨论某女土撰写的人权议题文章,活动仍然继续,丝毫没有因陈西被迫离开而受到影响在场的各位朋友,对该女土的文章从不同的视角,该论的论,该议的议,话题不断,发言有序,气氛热烈大家似乎感觉到一种既被监视又能畅谈的快意,特别是对于许多因在公众场合结识我们而自动参与讨论的朋友,面对这样的压力,他们的思辨能力一点也未受到影响,流露出的情绪常常近于激昂,使许多长期坚持追求民主自由的朋友也被他们由衷的论辩而感慨!在座的每一个人精力都非常集中,根本忘记了不远处那些警察的存在          “请你们立刻离开这里!”着装警察们居然包围了我们在座的十多位朋友,其中一名警察极力用严历的口吻对我们说,“我们不允许你们聚在这里”!          “这里是公园!”一位活动人士问,“你们凭什么可有法律依据”          “我们在执行命令,也是执行公务”还是那位警察作答          “命令、公务是对整个公园戒严吗”活动人士对四周的警察追问“还是针对我们这十几个人”          “就是针对你们!”另一个警察直白          活动人士中有年纪较大的女士对这些警察说:“小兄弟,我们这些人在公园里喝茶没有违法吧同时谈论人权这个话题也没有违法违规吧如果有,请你们明示有关的法律法规,我们认罚认处你们拿不出东西来吧!我们在这里讨论人权问题,不仅是我们在座几个人的基本权利,同时也包括你们与你们家人的人权作为共同生活在一个社会里的人们,我们以及我们的家人,你们以及你们的家人,在这个社会里有什么共同的权利不可被剥夺,不可被侵犯,国家还必须高度的尊重并加以切实的保障,这样你们总该明白了吧?再说今天是周末,你们本应该早一些回家与你们的家人共享天伦之乐,但是你们的这种权利被剥夺了,叫你们执行命令,你们执行的命令又是公然地在剥夺我们的权利!!何苦呢小兄弟们”          “………”无语,所有在场的警察          “今天我们就是不离开这里,我们可以什么都不谈,你们也可以和我们坐在一起来大家喝茶”一位朋友邀请周围的警察          “算了嘛 ,”又是第一个警察,语气已经变得不那么严历,他接过话头说“正如这位大姐刚才说的今天是周末,我们也想早些回家,只有你们散了,我们才可以回家呀”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我们与这些警察七嘴八舌地交流了一通,最后妥协的是我们虽然有的朋友极不情愿,还是三三俩俩地离开了只有笼子里的画眉鸟可以高声鸣叫的园子          不明究里的人们在远处听到此起彼伏的画眉鸟鸣,还真会发出“和谐社会”的感叹!          朋友们边走边聊偶尔停下,周围的警察就全都站住我们在沿河边的石条凳上坐了一会,附近小贩们的摊前,很快地就被许多便装的警察们围满,那些小贩还真的不明白,今天的生意怎么就这么火爆          又是一个星期五          下午仍然是研讨会的例行活动时间还是那个鸟园,还是我们经常喝茶的地方,还是那些朋友虽然有的朋友被单位的领导叫去“谈话”了、有的朋友被当地的派出所“请”去了,这一天喝茶的朋友不太多与那些没到场的有朋友打通电话问候了解到,政府的行动依然果断就在公园的另一头,贵阳市国保警察与省公安厅合作,已经拦截了我们的朋友在进行“交流”鸟园里也出现了许多中青年的“遛鸟人”,有的围坐在离我们2—3米的斜坡上,神情专注地倾听我们的聊天内容从两点半到三点半这期间,好几位朋友分别接到“国保”警察打来语气强硬的电话,内容几乎都是:必须马上解散接受“谈话”稍有迟疑,很快就有至少两名国保警察出现,“劝”接听电话的活动人士离开被叫去谈话的人士很容易地发现贵阳国保支队的教导员、支队长还有省公安厅的***交替出现在公园不同的地方支队长毫不含糊地说,“今天 你们不能聚集,必须马上解散,不然就要强行冲散!”被谈话的朋友微笑着对警察们说:          “你们的行为丰富了贵州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的内容!”          12月10日          每年的这一天对人权卫土来说都有非常意义,是值得欢庆的节日但是,2007年的国际人权日,竞被贵阳市政府公安机关的警察口头宣告为“违法的”在这天人权卫土们的庆祝活动也被视为“违法活动”          贵州的人权卫土们为了迎接每一年“国际人权日”的到来,在几个月前就启动开始了有关的国际人权专题研讨活动大家对政府公安警察宣告“违法的”有很明确的共识:违反目前国家法律有规定的行为,视为违法按照现行的司法解释,国家法律没有规定的行为,不视为违法对每年12月10日的国际人权节日,在中国现有的所有法律条文中,并没有做出任何的规定在这一天里,公民们自发的庆典活动,只要不妨碍影响其他人的正常工作、学习、生活,都与法律没有任何冲突,政府的执法机关、司法部门都无权实施干涉但是政府的公安机关在2007年国际人权节日的这一天,不但对公民的人权活动进行粗暴的干涉甚至是赤裸裸裸地实行破坏!          2007年12月10日这天,艳阳高照,在云贵高原的初冬时节这样的天气委实难得贵阳河滨公园的中心地带“图腾柱”周围唱歌、跳舞、健身操、太极拳等晨炼的人们依就悠然这些每天早晨锻炼身体的人们并未察觉到周围已经发生了细微的变化:几家卖饮料的、照相的、出租小花轿的摊位都没有营业并出现了无数闲荡的人员这些人员或蹲、或坐、或荡、或站,神情紧张,眼皮溜溜的直转,仔细省视着过往的游人;东面的小道上横七竖八地放着各式小型车辆          上午10点左右《贵州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的活动人土从四面八方往“图腾柱”汇集那些闲荡人员纷纷拿出摄录设备对每个进入该区域的人权活动人士实行拍照、录像紧接着这些闲荡人员以若干倍的人数分别将每个进入该地域的人权活动人士实行分割包围,并亮出警察的身份,对每一个参与“人权日”庆典活动的人士纠缠不放这些便衣警察对人权活动人士采用的方法与语言内容基本一致即:极力将每一个人权活动人士分离围堵于远离图腾柱的地方,以“交谈”为由限制人权活动人士举行活动从警察的一致行动可以判断出他们是作好了充分行动准备的;再者从平时生意火爆的几个摊点被无端停业等可以预见,政府部门的警察企图在2007年的国际人权日与人权活动人士引发冲突后,再以治安案件,甚至扰乱公共次序等名目下手!在这里人权活动人士多人受到胁迫、威逼、恐吓、抢夺、绑架等没有到达现场的人权活动人士,几乎都被警察控制、截阻、软禁在这一天所有的人权活动人士表现都非常地成熟、理智,在面对身受政府警察的粗暴行为及不文明语言,采取了避让、置之不理的态度在“我们今天就是来这里晒太阳的”提议下,在场的人权活动人士沐浴着暖融融的阳光或坐或缓行,拒绝警察们的强行交谈,他们也无虑于身边三至五倍的警察会如何动手!有不知内情的游人好奇地驻足观看倾听,很快就被驱散,这就是在阳光下的公共场所!贵州人权卫士们坚持自己的主张,警察们是在努力完成他们的“任务”由于人权卫士们在这一天面对强大的压力应对十分得体,主动避开警察多次试图挑起冲突的各种行为以及那些不断喷出的脏话,最后使得警察的“任务”同样晒太阳!从上午十点到下午四点都不断地有人权活动人士出现在图腾柱附近,与一直坚持在这里的朋友见面,互相点点头、笑一笑心领神会但是只要是在这里出现过的人权活动人士,照例都会受到警察们的特别关顾,即使是就餐或上茅房都有若干警察伴随,有的朋友还被警察们护送到家里在这一天里,警察们是坚决制止记者对人权卫士们活动现场采访的!          五点钟过后天色就逐渐暗了下来,人权卫土们在公园里欢庆国际人权日的活动也基本结束有好几位被限制在家里或被置留在辖区派出所的人权卫士,分别获得了自由,他们都不约而同地往公园的活动现场赶去大家见面相互问候,简单通报一下各自遭受的不同待遇后,随便找一处餐馆AA制聚餐了一顿席间人权卫土们谈笑风生并举杯恭贺!旁边一桌便衣警察们的就餐标准虽然比人权卫土们的高了许多,他们却横眉竖眼很少语言,看得出这些警察们的这一顿吃得并不开心!          2007年12月10日这一天,贵州的人权卫土和参加贵州第三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的各位朋友感受到了特殊的安全,因为他们每人在回家的路上都有便衣警察相“送”!          关于甘肃王凤山先生12月10日到达贵阳被国保抓去的消息,是全体参加活动的人权卫士回到家里后从网上获得的,不久网上出现了王凤山先生又被放出来的消息第二天贵州的部份朋友为王凤山送行时,王凤山先生对被抓的过程以摇摇头的方式作答,只是告诉大家他打工的老板在他获释后多次打电话催逼他立即回甘肃王凤山先生只好退掉12日的火车票,于11日当晚匆匆离开贵阳,并回绝了贵阳朋友送其上火车的提议据后来了了解到,王凤山先生于12月10日到达贵阳时,他基本不知道贵州的人权卫士们在这一天有欢庆国际人权日的活动他的被抓是在到达贵阳后从一位当天末参加活动的人士家里出来后才发生的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贵州第三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得到国内外很多朋友的支持与关心,更有许多国内的朋友表示将亲临现场参加研讨的意愿但是在临近国际人权日的前一周内,先后接到各地朋友发来的短信或电话表示他们不能成行的原因,都是当地的政府警察部门介入强行制止,包括圣观法师临上飞机也被政府的警察围阻 ……          从这些现象可以看出贵州公民每年一届的国际人权研讨会的活动,是被政府高度紧张严密防范的,并不惜一切代价可以动用一切手段实行破坏的国家行动,这样的行动是由国家的执法机关(警察)来完成警察的行为已经完全背离国家现有的法律,所以警察在他们的行动过程中从来没有出示过法律文书,只能口口声声地言明是在“执行任务”,这样的任务无疑是上级的命令但是有一点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很多警察们是通过执行“任务”才知道每年的12月10日是国际人权日,也是通过执行“任务”才知道1948年联合国曾颁布了《世界人权宣言》!当然关于《世界人权宣言》内的许多具体条文内容,警察们是没有机会去主动学习了解的,但是贵州的人权卫士们深信:通过研讨会的这种形式,年复一年地普及人权知识,让人权的理念在社会各阶层广为传播,一个真正以尊重人权,保障人权的制度必将出现!          综上所述,2007年国家对于公民公开的人权行动,采取的行动是及其恶劣的,通过国家警察的表演,赤裸裸地实行人权践踏,所有执行任务的警察人员在充当打手时并不理解,他们的行为是放弃了自身的合法权利以及同样践踏着他们家人的基本人权;他们也并不理解,一个没有人权的社会,是一个不可能有公平、正义的社会!人权卫士们为他们无知的行为感到可悲,感到可怜          2007年贵州公民第三届国际人权研讨会终于是在国家的“国内安全保卫大队”破坏下结束了事后从“国保人员”口中传出的消息是:“坚决不能让‘ 人权研讨会’有一张举办成功的照片发上互联网”这一点他们确实做到了,也向上级做出了圆满的交待“国保”并没有意识到他们努力破坏的结果,远远比人权卫士们无畏付出产生的影响逊色得多          虽然“贵州公民第三届国际人权研讨会”遭受到政府的严重破坏,但是贵州人权卫士们很快就对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先生在2007年12月10日人权日 “发起了联合国大家庭所有成员都参与的一整年的宣传活动,一直延续到2008年人权日——《世界人权宣言》问世六十周年”的决定做出反映即:2008 年全年都为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的活动年我们再让世人来看一看,中共国家的人权行动计划在这一年中是如何打压、破坏贵州公民第四届国际人权研讨会全年活动的……(待续)          联系人:          申有连 电话:86-0851-6829394 手机:13037897453     廖双元 电话:86-0851-5654362 手机:13765818964     陈 西 电话:86-0851-5966077 手机:13885117478          邮箱: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