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深圳市民走上街头公开追求民主

发布时间:2019-08-22 03:04:01来源:未知点击:

11月29日,由近十位深圳市民及民主人士自发来到街上,公开对民众派发<<国家改革建议书>>,并征求广大民众的意见,他们期待国家能实行两党甚至多党制,期待国家能允许“反对的声音”.期待国家进行更有效的政治体制改革 大剧院前合照,左起:刘德军(维权人士、个体经营)、章星球 (民主关注者、评论作者)、田宇巍、李铁、杨勇、李健(程序员)、陈书伟(手机用户维权者,法院人告诉说他起诉移动运营商案件达三百多起,现开始勇敢的开始关注民主)、贾政(公司职员)、郭永丰(职业民主追求者)       我们在印刷厂赶印了5000份《国家改革建议书》,每本建议书均附有三份反馈表 今早国保的人给我电话,问今天是不是有啥行动,我说和上次差不多,他问地点,我说还是上次集合的地点,没啥需要回避的 11点多,杨勇、陈书伟、章星球、李健、和我在上次活动的地方,新闻路特区报旁集合, 简单介绍了一下活动内容,然后一起出发去莲花山公园,在莲花山公园向市民派发《国家改革建议书》,然后我们爬到山顶,沿途继续向感兴趣市民派发,到山顶后,向周围游玩的市民继续派发,沉沉的一袋子“建议书”变空了,然后我们合影留念,期待改革不应仅仅在局限于经济领域,期待国家进行更有效的政治体制改革 照完像后,下山又拿了剩下的一半“建议书”,这时收到消息的田宇巍、郭永丰、刘德军、贾政先后赶到,为了照顾后来的朋友,大家又去大剧院旁合影,然后分兵两路,杨勇和陈书伟到中心书城派发,李铁和宇巍巍、张星球、李健、刘德军、贾政到深圳书城(地王对面)派发 大多民众对建议书表现出兴趣,有不少市民以为商业广告的看都不看的走过,但当你说出是“期待国家民主”的内容,他们大多会马上回头来拿上一份 联系人:李铁 电话:13823636390   附文: 核心内容提示: 要求国家建立“反对的声音”;要求落实人民表达诉求的权利和空间,公开透明的组织、协调人民非暴力、集中有序的表达诉求不应再受限或列为“非法”! 坚决反对任何所谓的“一党民主”,一党不可能有民主,一党不可能有言论自由、一党不可能有真相自由传播,一党解决不了腐败,一党实现不了依法治国,中国过去60年是最好的证据 为了人民的生存尊严、生活幸福;为了实现社会的公平、有效解决社会矛盾;为了国家的进步、文明和效率;为了使依法治国、依宪治国成为可能;为了真相可以自由传播、腐败可以有效遏制;……我们国家需要“反对的声音”,需要“有效监督的声音、相互竞争的声音” 改革的途径有很多,如何最简单的操作实现最有效的改革是问题的核心,只有抓住了问题的核心,才能有效改革,实现平稳过渡 我们国家下一步改革的核心,就是应该建立“反对的声音、有效监督的声音、相互竞争的声音”,只要实现这一点,以上所有问题的解决都将进入正常的轨道 我们应该清楚的认识到,“反对的声音”不仅不是“坏家伙”,反而是国家和人民的宝贵财富,有“反对的声音”、有“有效监督的声音、相互竞争的声音”,大多数老百姓在大多数时间不用去关心国家的治理,都会按照趋近于最好的方向前进 有执政竞争的存在,“忽悠”就很难生存,我们常说美国两党政治观点基本接近,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在有效竞争的社会,人民有选择权的社会,没人敢拿假的东西出来忽悠民众,能拿出来的,基本都是精心筛选后,民众需要的,急需解决的,专业的、经得起推敲的,剩下的一点点细节区别,也只是每个人的取向不同  * 有“反对的声音、有效监督的声音、相互竞争的声音”,对被反对的政党来说,也是促进其健康的最有效良方,做为一个大陆人,我们未必喜欢民进党,但如果没有民进党的存在,就没有现在的国民党,经过8年的“反省”,应该说国民党有了很大的进步有多个可执政政党选择,利国利民利党!   引入“反对的声音、有效监督的声音、相互竞争的声音”,进而打破执政世袭,让人民有选择权,实现国家的民主改造   民主社会,国家和人民的前途不再寄托在一个政党身上,人民有更多的选择,只要有一个政党是好的,国家和人民就有希望  * 只有存在有效的反对声音,人民有选择权,才能逐步建立“政府守法”,中国过去近六十年的经验已经证明,没有“反对的声音”,只有一个世袭的执政政党,是很难有“政府守法”的,继而使社会的道德观念和法治观念沦陷  * 如果允许“反对的声音、有效监督的声音、相互竞争的声音”,腐败就可以被有效监督;如果允许“反对的声音、有效监督的声音、相互竞争的声音”存在,新闻传播就无需再被限制,成为一个无需掩盖真相的社会,因为哪个政党都不再是国家的“命根子”,国家层面再无需政治挂帅来保护   政治挂帅的保护同时也是使这个政党腐败、蜕化、不再代表人民的根源目前情况下,新闻媒体并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多数情况下成为恶性事件的保护伞,尤其一些重大恶性事件腐败不应有特权,不依法不应有特权,不代表人民不应该有特权  * 如果担心“反对的声音”会带来“乱说”的话,那就请允许“团队”——“反对党”来产生“反对的声音”,因为本着对自身长期发展负责,他们大多情况下会比个体更加负责和专业一些当然,这仅仅是针对“乱说”之说,说明我们更加需要反对党我们最终的诉求是任何人都可以表达他的观点和诉求,即使这个观点在另外的人看来“不正确”,这是人们最基本的权利 * 我们应该多修“大门”、多修“大路”,避免人民无奈的选择“跳窗户”,、胡锦涛多次说到“有序发展民主”,那就请你们落实“有序”,给出有序的空间要求落实人民表达诉求的权利和空间,公开透明的组织、协调人民非暴力、集中有序的表达诉求不应再受限或列为“非法”!民主政治保障所有人民表达诉求和意见的权利,增加社会和谐     * 只有选择权、投票权,才能让人民的生活后顾无忧,很多情况下这比房屋、遗产更有用,因为这真实的保证了执政团队的总体“先进性”,真实的保证了“以民为本”  * 一个民主文化被极力摧毁、法治文化被极力摧毁的社会,重建民主文化、重建法治文化是有相当困难的,而且可能会经历相当的阵痛,但是如果不走这一步的话,中国百姓将永远无法尝到民主文化和法治文化给百姓和社会带来的幸福富裕、优越效率和健康发展 没有一个民主国家会因为民主而乱,相反如果真的会乱,是迟迟没有建立民主秩序和民主习惯的原因,主动改革才会带来多一些平稳 走向民主必须付出一些代价,有人利用这些来迷惑民众说民主不一定好但不民主是绝对不好,民主国家的人民可以选择任一个政党执政和主导立法,但没有一个国家会有一个推崇独裁的政党被选择,没有一个国家经过人民的选择又走向独裁,证明非民主制度是不受人民欢迎的,相信非民主的国家会越来越少,只希望中国不是最后一个,真心希望 对人民的敬畏、充分的民主、人们之间相互尊重、相互包容,是人类社会的最高境界,而不是我们所谓的“马克思共产主义” 如果说还有“共产主义”的话,实际人民做为国家的真正主人,保障其定期决定这个国家核心管理团队、立法团队的权利,才是最重要的“财富”和“产”,共同平等无障碍的拥有此“产”,才是真正的“共产主义”,才能真正保障人民的切身权益民主是真“共产主义”,独裁是假共产主义我们的政府为了共产主义而生,现在真正的“共产主义”就在眼前,我们还需要犹豫吗要求国家快步迈向真正的“共产主义”! 请给国家宝贵的“反对的声音”,请给人民选择权,定期平等、充分自由的选择国家管理团队,立法团队的权利! 最后,请对在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