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杨师群[被立案] 应该给大家谈谈这些天的感受了

发布时间:2019-08-22 02:19:01来源:未知点击:

没想到我的事引发出这么大的社会反响,这些天我也经受了各种压力,酸甜苦辣……真一言难尽啊 首先要谢谢那些关心我而并不认识的朋友,是他们写出的评论引起社会的重视也要谢谢许多媒体的记者,不辞辛苦地采访、报导了有关事实还要谢谢我校的一些老师和许多学生对我的支持,尤其是星期四(12月4日)这天让我特别感动在上午的《中国新闻史》课前,08级新闻班的同学递给我一个信封,里面装着一张贺卡和几张纸,上面签满了同学们的名字,贺卡的最上方写道:“我们最欣赏的杨教授:我们不强迫他人,仅代表自己,衷心祝愿你身体健康,桃李满圆圣诞愉快,新年快乐毫不动摇地坚定支持您!”有的同学在纸条上写道:“您永远是最棒的!”,“我们欣赏勇敢发出不同声音的人!”“支持您!”“支持杨老师!”一张小纸条上,一位没留姓名的同学写道:“真的谢谢您,是您让我感到大学还有些大学的样子”…… 看着同学们的卡片和纸条,我真的被感动了,情不自禁地热泪盈眶……几乎从来不流眼泪的我,这时也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当我对学生说声“谢谢”时,同学们又响起雷鸣般的掌声甚至在下午的《旅游地理学》课前,同学们也用雷鸣般的掌声表示了支持……我没有想到同学会如此理解我,真让我感到无比的欣慰说明大多数同学心里还是很亮膛的,知道大学教育应该有怎样的内容,有自己是非分明的价值判断能力欣慰之余,让我更坚定了要坚持下去的决心:为了民族的振兴,为了教育的改革,我们大学老师责无旁贷! 有关这事我所经历的实情,很快会在《南方都市报》、《南都周刊》、《南方人物周刊》、《潇湘晨报》等报刊上报导我把《古代汉语》课中最重要一堂课的课件都交给了记者,《南都周刊》记者电话问我,是否允许将它挂在网上,因为他们很欣赏这堂课的内容,我同意了所以有兴趣的同仁也可从网上找来看看,并可作进一步的讨论尽管上海的一些报刊已经被封杀,但我想在今天的网络时代,有些领导的领导风格依然停留在闭关锁国的旧年月,是否落伍了些这符合共产党 “三个代表”的时代宗旨吗中国当前的新闻体制如此的滞后,我想主要就是这些官员们依旧抱着陈旧的观念,以为只要用封杀新闻真相的手段就能使社会秩序稳定,其实恰恰相反这次我也领略了新闻战线上青年记者的风采,非常令人欣慰原来我在研究《中国新闻史》中当前现状的问题时,总不免相当悲观经历了这次事件后,我认识到如今战斗在新闻媒体前沿的记者中,有一支相当出色的队伍,只可惜他们受到了太多的束缚这里我作为高校新闻专业的老师,发出呼吁:领导们是否应该换换思路了! 这里我只想声明二件事:一我为什么称“有同学告我是反革命”,其中“反革命”罪名是如何来的这并非是领导告诉我的,而是我的推论大家想想,上面要我校领导核实我的两条罪名:宣传“法轮功”与“九评”,如这两条罪名成立,那就是“颠覆国家政权罪”,这和“反革命”有区别吗其实它只是1997年《新刑法》公布前后的一个罪名文字的更换,其实质内容并没有多少改变,这是不争的现实!同时我认为,刚进大学的一年级学生不会有如此刻毒的心计,是不是后面还有人……就像如今网上的“五毛党”,竭尽漫骂之能事,肯定有一些背景什么事不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讨论呢有必要如此穷凶极恶吗! 二对是否是那两位女同学告发的,也只是我的猜测,我不能肯定,因为领导不会告诉我是谁告发的,我只能猜测,现在想来实在轻率了点,因为根本预料不到事情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好在支持我的人想搞“人肉搜索”,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我和这两位女同学的对话,只在学校的走道上进行了一分钟都不到,没有其他人注意到,我也早已忘了她们的面容(更不知道她们的名字)因为这件事给我太深刻的印象,便在写博客时轻率写上去了,我只想告诉大家:在刚进大学的学生中还有如此愚昧者,足见中国的教育存在问题所以我最后在这里想说的是:如果不是那二位女同学告发的,我应该深深地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