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17rn7"><video id="17rn7"><menuitem id="17rn7"></menuitem></video></var>
<var id="17rn7"><strike id="17rn7"></strike></var>
<cite id="17rn7"><video id="17rn7"><thead id="17rn7"></thead></video></cite>
<var id="17rn7"><video id="17rn7"><listing id="17rn7"></listing></video></var><var id="17rn7"><strike id="17rn7"><listing id="17rn7"></listing></strike></var>
<cite id="17rn7"></cite>
<var id="17rn7"></var>
<var id="17rn7"><strike id="17rn7"></strike></var>
<cite id="17rn7"></cite>
<cite id="17rn7"><strike id="17rn7"></strike></cite>
<var id="17rn7"></var>
<ins id="17rn7"><span id="17rn7"><menuitem id="17rn7"></menuitem></span></ins>
<menuitem id="17rn7"><dl id="17rn7"></dl></menuitem>

專家解答:疫情期間經濟損失由誰承擔?承包人是否可以要求免責?疫情影響合同履行怎么辦?

近日,圭土云|工程咨詢+IT 的微信群里,有群友發了一張關于天津住建委提出房地產開發因疫情延誤工期屬于不可抗力的截圖,引發了群內關于“什么是不可抗力,誰有權界定不可抗力”的熱烈討論。

 

 

也有群友拋出了人大常委會法工委關于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責任,但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的發言。

 

鑒于本次疫情使得很多建設行業的企業面臨相同問題,小編特搜集了關于與本問題的相關法律條文和專業律師的權威解答,為面臨相同問題的企業等提供參考。

 

No.1

疫情影響合同履行怎么辦?

 

 1、適用公平原則

      在面對本次疫情中的相關合同糾紛時,首先應適用公平原則,公正平允地分配各方當事人的責任。

2、適用不可抗力的相關規定

      對于合同無法繼續履行的糾紛,可以適用不可抗力的相關規定,部分或全部免除當事人的責任。

3、適用情勢變更原則

      對于履行情況受到疫情影響,而又非不能履行的合同,當事人可以根據情勢變更以及公平原則,請求法院變更或者解除合同,由人民法院自由裁量,分配各方的責任。

 

No.2

本次疫情是否屬于不可抗力因素?

 

本次疫情及相應的應急措施,屬于不能預見、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觀情況,構成不可抗力(《民法總則》第180條第2款、《合同法》第117條第2款)。

在某些合同文本中,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GF—2017—0201)即明確將瘟疫列為不可抗力的一種類型。若未采用該示范文本簽約,或者在合同中明確約定除列舉的事項外均不屬于不可抗力(且列舉的事項中又不包括瘟疫),應當回歸不可抗力的“三不”的構成要件進行涵射,遵循法定優先。

從法律效果上,因本次疫情及應急措施(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據不可抗力的影響,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責任。在特定情形下,如果本次疫情的應急措施(不可抗力)對某些合同的履行不構成障礙,但是如果繼續履行該合同,會對當事人一方造成明顯不公平或者無法實現合同目的,則適用情勢變更的規則,當事人有權請求變更或解除合同(《民法典》(草案)第335條)。

 

No.3

承包人是否當然可以本次疫情構成不可抗力為由要求免責?

 

本次疫情在法律性質上雖屬于不可抗力,但承包人能否免責需區分不同情形具體分析:

(1)根據《合同法》第117條的規定,承包人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可以根據不可抗力的影響,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責任,但是如果因承包人遲延履行后發生不可抗力的,則不能免責。如在某些項目中,承包人本應在本次疫情爆發前完工,但由于自身原因延誤工期,導致合同繼續履行受到本次疫情影響,則不能免責。

(2)分析合同中關于不可抗力條款的約定,如果合同中對不可抗力造成無法履行合同的后果有明確約定的,則優先按約定處理。如在(2009)滬一中民二(民)終字第2362號案中,上海一中院認為,雙方合同明確約定,因不可抗力導致承包人機械設備損壞及停工損失,由承包人自行承擔,故承包人要求發包人賠償非典期間的停工損失不符合合同約定。

(3)如果合同中有關于通知義務的明確約定,承包人應按約履行通知義務。以《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GF—2017—0201)為例,承包人應立即通知發包人和監理人,書面說明不可抗力和受阻礙的詳細情況,并提供必要的證明等。如合同未對通知義務作明確約定,根據《合同法》第118條規定,承包人應及時通知發包人,并在合理期限內提供證明。且雙方均需要采取減損措施,盡力防止損害的擴大。

 

No.4

承包人在本次疫情影響期間若適用不可抗力,需承擔相應的法律義務。

 

1、通知義務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發布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GF-2017-0201)第17.2條:“合同一方當事人遇到不可抗力事件,使其履行合同義務受到阻礙時,應立即通知合同另一方當事人和監理人,書面說明不可抗力和受阻礙的詳細情況,并提供必要的證明。不可抗力持續發生的,合同一方當事人應及時向合同另一方當事人和監理人提交中間報告,說明不可抗力和履行合同受阻的情況,并于不可抗力事件結束后28天內提交最終報告及有關資料。”

因此,在疫情發生后,若承包人認為其無法履行合同規定的施工等義務時,應當立刻通知發包人及監理,并書面說明詳細的情況。同時,由于本次疫情還將持續一段時間,因此屬于不可抗力持續發生的情形,發包人應在疫情期間及時提交中間報告給發包人及監理,說明情況,并在疫情結束后的28天內提交最終報告和相關資料。

 

 2、證明義務

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八條將相關證明責任分配給援引不可抗力的一方,也就是說,雖然承包人可以根據不可抗力的相關規定請求免除相應法律責任,但需要證明。比如地方政府發布的有關延期復工的通知文件、必須支付的人員工資證明等,否則需要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

 

3、減損義務

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九條也規定:“當事人一方違約后,對方應當采取適當措施防止損失的擴大;沒有采取適當措施致使損失擴大的,不得就擴大的損失要求賠償。當事人因防止損失擴大而支出的合理費用,由違約方承擔。”

雖然基于不可抗力的相關規定,承包人可以免于承擔工程延期的違約責任,但在此疫情期間,承包人仍然需要盡可能的降低因延遲復工造成的經濟損失,否則就需要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如果在疫情期間承包人明知無法立即復工卻仍要繼續租賃大型器械、雇傭人員,需要承擔相應的經濟損失。

 

No.5

因本次疫情影響工程建設,合同約定的固定價能否變更為按實結算?

 

本次疫情在大部分合同中不會導致合同根本不能履行,如果確實導致合同目的無法實現的,當事人可以根據《合同法》第94條第1款規定的法定解除事由通知對方解除合同?;诜ǘń獬膰栏裥?,在具體個案中適用制度時一定得慎重,須結合個案事實及相關證據材料進行充分論證。根據最高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10條的規定,建設工程施工合同解除后,已經完成的建設工程質量合格的,發包人應當按照約定支付相應的工程價款。

對于未完工的總價合同,實踐中主要存在著兩種結算方式:一是按照已完工程款比例折算。即由鑒定機構在相應同一取費標準下分別計算出已完工程部分的價款和整個合同約定工程的總價款,兩者對比計算出相應系數,再用合同約定的固定價乘以該系數確定發包人應付的工程款。二是按照已完工程量比例折算,即按照實際施工部分的工程量占全部的工程量的比例,再按照合同約定的固定價格計算出已完部分工程價款。從最高院案例的裁判結果比較支持第二種結算方式。

當然,由于固定價是針對整個工程作出的,前期土建部分利潤較低或者虧損,若約定價格過低,按實結算可能會對承包人不公。因此實踐中還有綜合考慮各種因素,以公平原則確定工程價款的結算方式。

對于受本次疫情影響的施工企業而言,現階段應當做好的就是收集受疫情影響的各種證據資料,盡量維持合同繼續履行的前提下,根據合同的具體約定,從長遠角度審慎、綜合地評估是否達到了約定及法定的合同解除條件。如果確認達到了合同解除條件的,經綜合評估后確定解除合同對己方更為有利的,應當及時發出通知,及時退場和移交并對已完工程量進行計量。如果合同未達到解除條件的,則應當盡快評估疫情對合同履行的影響,編制損失清單,并積極發出索賠通知。

 

No.6

疫情期間的經濟損失由誰承擔?

 

根據《建設工程工程量清單計價規范》第9.10.1條:“因不可抗力事件導致的人員傷亡、財產損失及其費用增加,發承包雙方應按下列原則分別承擔并調整合同價款和工期:

      1、合同工程本身的損害、因工程損害導致第三方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以及運至施工場地用于施工的材料和待安裝的設備的損害,應由發包人承擔;

      2、發包人、 承包人人員傷亡應由其所在單位負責,并應承擔相應費用;

      3、承包人的施工機械設備損壞及停工損失,應由承包人承擔;

      4、停工期間, 承包人應發包人要求留在施工場地的必要的管理人員及保衛人員的費用應由發包人承擔;

      5、工程所需清理、 修復費用,應由發包人承擔。”

      不可抗力發生后,合同的當事人均應采取措施盡量避免和減少損失的擴大,任何一方當事人沒有采取有效措施導致損失擴大的,應對擴大的損失承擔責任。

 

17省1市32萬億投資橫空出世

 

疫情是暫時的,損失也是暫時的,除了相關政策法規可以保護工程人減少經濟損失,各級政府也陸續發布利好政策,加大在基建等領域重大項目等投資計劃。截至3月3日,17省1市發布了2020年的重點項目投資計劃,云南5萬億、四川4.4萬億、福建3.84萬億、陜西3.38萬億、河南3.3萬億、河北1.8833萬億、江西1.1184萬億、廣東8000億、江蘇5000億、浙江8864億、貴州4400億、黑龍江8856億、寧夏自治區2268億、甘肅自治區9958億、重慶2.6萬億、北京2523億、上海3100億、濟南1.37萬億。投資額達到32.1886萬億元,其中完成年度投資額總共為超過6萬億元。 

 

 

1月召開的2020年全國交通運輸工作會議披露,今年交通運輸將完成鐵路投資8000億元,公路水路投資1.8萬億元,民航投資900億元。交通部近日要求積極促進交通有效投資,努力完成公路水路1.8萬億元年度目標任務,加快推動下達今年第二批投資計劃。而11省4市列出2020年重大項目投資計劃清單,其中基建投資仍是重要部分。

 

 

受益于后續宏觀調節力度的加大,年內基建投資規模仍有望保持良好增長態勢,提振建筑業需求。而且可喜的是,一向被認為信息化水平落后的建筑業在本次疫情中已出現讓建筑業將朝著智能化、線上化發展的良好勢頭,建筑行業市場有望迎來新的市場契機。

 

以上部分內容來自于網絡,如有侵權聯系即刪除。

 

圭土云,做好可視化項目協同一件事

 

 

首頁V2    行業動態    專家解答:疫情期間經濟損失由誰承擔?承包人是否可以要求免責?疫情影響合同履行怎么辦?
我们高清在线看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