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17rn7"><video id="17rn7"><menuitem id="17rn7"></menuitem></video></var>
<var id="17rn7"><strike id="17rn7"></strike></var>
<cite id="17rn7"><video id="17rn7"><thead id="17rn7"></thead></video></cite>
<var id="17rn7"><video id="17rn7"><listing id="17rn7"></listing></video></var><var id="17rn7"><strike id="17rn7"><listing id="17rn7"></listing></strike></var>
<cite id="17rn7"></cite>
<var id="17rn7"></var>
<var id="17rn7"><strike id="17rn7"></strike></var>
<cite id="17rn7"></cite>
<cite id="17rn7"><strike id="17rn7"></strike></cite>
<var id="17rn7"></var>
<ins id="17rn7"><span id="17rn7"><menuitem id="17rn7"></menuitem></span></ins>
<menuitem id="17rn7"><dl id="17rn7"></dl></menuitem>

【圭土沙龍第二期】在如今BIM熱潮里,我們能夠做些什么來打造健康的BIM生態環境?

Steve Jobs有一句名言:“We're here to put a dent in the universe. Otherwise why else even be here? ” (我們活著就是為了改變世界,難道還有其他原因嗎?)在如今BIM熱潮里,我們能夠做些什么來改變BIM世界?
圭土沙龍第二期特邀上海智通集團BIM中心負責人顧文政,建工設計總院市政設計院副院長兼總工嚴勤、圭土云CEO王小松、IDES中國區總監沈健、圭土云技術總監劉超、龍勝咨詢BIM咨詢事業部總經理路穎、軟件研發專家王輝等行業領軍人物齊聚一堂,以通過開放、碰撞,推動自身及行業進步為宗旨,共同進行學術討論。


a dent in the BIM world

本期沙龍由智通集團BIM中心負責人顧文政主持,他首先提出了這樣的疑問:現在大家都在談BIM,尤其中國各地政府頒布了各種各樣的政策支持BIM,那么它的需求到底是什么?怎樣做才能夠滿足需求?或者說在眾多需求中要從什么地方入手可以打造健康的BIM生態環境?

顧老師從自身十幾年的國外工作經歷說起,他覺得國內外BIM的很大區別在于"雖然BIM概念始于國外,但是他們認為不是非得有三維建模才算是BIM,有時候一個excel運用就是BIM,國外更務實。國內外都存在的疑問是到底什么才是BIM的最終要求?我認為首先是可視化,即三維模型能夠讓大家都能看到,其次是量化,指導施工,最后到運維。"

最初BIM(Building Information Modeling)提出來就是說modeling,但我們認為它最強調的是information,也就是數據或者是信息,但是沒有modeling,information就沒有一個載體,無論數據庫、建模多么強大,最基本的是得有個模型。

之前我認為如何將模型很快的建出來是一個很大的方向。也就是在有一定的規范基礎上,能夠有這么一個平臺,只要有想法,將二維圖紙放入平臺,三維模型即可很快地建立,然后再在這個模型上添加各種各樣的信息,也就相當于一個網絡版的建模工具。

回國之后,我們給各個開發商提供BIM的服務,遇到一個很大的制約就是想要給開發商看我們做的模型必須要給他們安裝相關軟件,為此,我們一直在尋找是否能夠只要有一個瀏覽器就能看到模型,在比較了Autodesk公司以及國內的一些產品后,我們遇到了圭土云,它很好地解決了可視化的問題,而這正是我們所需要的。我認為這就是可以改變整個BIM生態環境的東西?,F在我出去開會,只要有看模型的需要,我就直接給他們一個鏈接,讓他們在圭土云上面看,非常方便。
把可視化做到極致,再由此引申到協同,可以稱作是所謂的dent。當然還有很多別的東西,比如說快速建模、一鍵算量等,但很多這樣的功能是有一定局限的,只能在某個特定的軟件或者環境實現,這就有很大的限制。如果通過插件達到效果,這可能是一個方向,但將模型快速、集中顯示,并在此基礎上達到協同,我認為是最基礎的應用。


龍勝咨詢BIM咨詢事業部總經理路穎對此提出了疑問,她說很多客戶都提過這樣一個問題:市場上有很多插件,這些插件可以實現快速建模。但設計院出的圖紙可能存在專業沖突,如果是自己建模不用插件的話,這些沖突可以被發現,但是用了插件這些沖突就無法發現。如果這樣的話,到底使用插件是否正確?
建工設計總院市政設計院副院長兼總工嚴勤對路工的疑問這樣解答:從建設部對于施工圖的深度規定來說,理論上設計院出的圖紙所有的碰撞都要檢查的,即這些問題是要解決的,至于你要用哪些手段去實現,業主不會關心,這就涉及到一個交付的問題,你最終交付的是藍圖,你是否用插件去生成這份藍圖,跟其他人沒關系。
顧老師:這也是一個方向,但只是平臺上的一個東西,而不是顛覆性的東西,我所希望知道的是有沒有這樣一個東西,有了它之后就會有突破性的發展,比如可視化以及由此引申出的協同,如果沒有的話BIM就會散架了。
圭土云CEO王小松:前段時間我們在整理業內大咖為圭土云寫的推薦語的時候,有一個人這樣寫道:看模型實際上是BIM最基礎的應用。而現在看模型的問題其實都還沒有很好的解決。昨天我去華師大和老師交流。他說我們這邊有一個很明確的需求,現在上海財政投資項目很明確要建三維模型,但項目各參與方都還沒有做好準備,很多時候辛苦做出來的模型都只能匆匆走個過場,沒有發揮太多作用。

 

關于數據交互

關于數據交互問題,每家觀點并不相同,IDES中國區總監沈健首先分享了他的一些切身體會。他說2014年他就率先向總部建議做BIM,2016年初的時候碰到了輕量化可視的問題,當時他們就在討論是用Autodesk公司的產品,還是用第三方的產品。由于他們公司基于整個數據管理體系遵循的是ISO國際標準,所以選擇了open bim下面的xbim作為3D輕量化的可視化平臺。遇到對revit的模型格式轉換問題的時候,主要選擇有兩種:nwc/ifc。


但是現在ifc之所以被認為不好用,他覺得主要原因是:丟包,無規則的丟包。“這句話對一半,不對也一半,Tekla導入Revit,不僅需要很長時間,而且丟信息,后來他們選擇Tekla轉ifc,再由ifc轉Revit。其實ifc和Revit本身都沒有問題,丟包的原因是方法用錯了,因為Revit是類族的,而Tekla里面有三種guid:Tekla自己的guid、Tekla轉成Revit的guid以及Tekla轉成ifc的guid,不管哪種轉入Revit,如果Revit標準族庫里面沒有對應的分類,那么它肯定會剔掉,也就是說無規則的丟包其實是有規則的,只是這個規則你可能不知道而已。”

嚴院長繼續道:有的東西定義不一樣,比如Autodesk是這樣定義的,Bentley可能又是另外一種定義方法,這樣的話就沒法互通。Revit導出的文件,哪些是符合ifc標準的,我們去提取,其他軟件調用的話也只是調用純ifc標準的文件。你讓Bentley兼容Revit的東西是不可能的。

沈總監反駁道:我覺得這是商業壁壘,B家不如A的一個重要命門就是開放性不夠。我不能接受的是不知道信息丟在了哪里,我可以允許丟信息,但是我要知道丟失了哪些東西,這樣再人工處理都是可以的,畢竟90%的已經轉換成功,還有10%沒有成功很正常,難道你每次都要考一百分嗎?比如Revit有的,ifc沒有,知道了哪些東西沒有,我可以做補丁。但是如果哪里丟失了信息都不知道就是大問題。

王小松總:在我理解就是各自建立各自的數據集,其他軟件在讀取ifc的時候數據盡可能完整。

嚴勤院長:不同專業人員使用不同專業軟件,可以達到效率最大化,如果中間的數據交互環節再打通的話,對我來說是很有好處的。

沈總監:不同的角色關心的業務層面的數據是不一樣的。
 

關于2D和3D的問題

相對于二維圖紙來說,三維模型所需的人員專業化水平、電腦配置要求更高,在國家大力推行BIM的背景下,3D是否一定比2D更符合市場需求?他們各自的優缺點又是什么?對此,嚴院長的回答甚為犀利:
鋼筋來說,大多數情況下,施工圖設計階段的BIM是無法實現的,但是如果三維模型里不包含鋼筋,就無法達到國家關于施工圖設計深度的規定。
王小松:按照這樣的說法,現在提的“正向設計”的概念實際上就沒有必要了。
注:正向設計:以系統工程理論、方法和過程模型為指導,面向復雜產品和系統的改進改型、技術研發和原創設計等為場景,旨在提升企業自主創新能力和設計制造一體化能力。
正向設計不以仿制山寨為手段,但可以借鑒逆向設計的思路,吸收各種現有技術和成果。
嚴勤院長:如果正向設計的效率比用CAD畫圖的效率要高,那么它就是必要的,它最大的好處是聯動性,即修改了模型,其它相關圖紙可以同步修改。這也是用BIM軟件的一個好處。雖然我交付的是二維,但是我的工作是在三維模型上面做的,這些二維的圖紙是我導出的圖紙,這是有必要的。


王小松總:在設計方面你的經驗是十分豐富的,你覺得用三維的設計效率高嗎?
嚴勤院長:不高,比如我畫水池底板的一塊配筋,四個邊四條線,上下層各兩根鋼筋,8條線,三視圖,總共24條線就可以把這個底板的配筋圖畫出來了。但是如果用BIM,假設每種鋼筋有100根的話,那么就是400條線,再加12條邊,就得用412條線才能表示一個底板,雖然可以批量增加,但無疑是復雜了,而且二維的autoCAD也有類似的批量操作,從這個角度分析肯定是三維的設計效率低。其實工程師更愿意看二維圖紙,很清晰,但三維的優勢在于改圖。
王小松總:設計是要講究效率的,還有使用習慣的問題,二維三維可以結合起來,而且可以隨時切換,數據可以聯動,要能做到這一點。
沈健總監:二維圖紙缺乏聯動性。
嚴勤院長:關鍵的問題是數據怎么聯動,如果數據可以共用,我最想要實現的有兩件事:一是用專業的軟件做專業的事;二是不同軟件間的數據交互。
 

關于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越來越火,不少企業、個人甚至投入了大量的時間、人力、物力研究人工智能,那么各位大咖是如何看待這個問題的呢?

從阿爾法狗到人工智能研究出的機器人打敗了人類研究出的機器人,大咖們的討論激烈異常,有人認為無法準確定義什么是人工智能,有人認為人工智能的邊界在于是否能夠自主學習,還有人說人工智能處理的是非標化的東西。但是也有人持不樂觀的態度,認為雖然人工智能很火,但是已經很少有人提及阿西莫夫的機器人三原則了,這是很危險的。

注:機器人三原則:

1、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或看到人類受到傷害而袖手旁觀.

2、機器人必須服從人類的命令,除非這條命令與第一條相矛盾。

3、機器人必須保護自己,除非這種保護與以上兩條相矛盾。

王小松總提到凱文·凱利對于人工智能的觀點:在任何一個專業的領域人工智能都會超過人,但區別是在這個維度人工智能超過人了,人可以換另外一個維度。純創意的東西可能仍需要人,但是其它很多工作已經被人工智能替代了。

雖然現在都在感嘆人工智能化程度越來越高,但小編認為人工智能行業最大的變革不是讓電腦更聰明,而是讓那些從來和智能科技沾不上邊的產業和產品具備智能功能,比如讓這個椅子智能起來,讓燈泡聰明起來,讓鞋聰明起來,這才是人工智能最強的能力。
 


本次圭土沙龍歷時3個多小時,從BIM到數據交互到人工智能,各行業大咖不僅毫無保留地進行了深度探討和交流,而且從各自專業角度對問題進行深度剖析,思想碰撞之激烈,觀點交鋒之犀利,讓與會人員均大呼過癮,意猶未盡,并已經開始期待圭土沙龍第三期的到來。

首頁V2    公司新聞    【圭土沙龍第二期】在如今BIM熱潮里,我們能夠做些什么來打造健康的BIM生態環境?
我们高清在线看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