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17rn7"><video id="17rn7"><menuitem id="17rn7"></menuitem></video></var>
<var id="17rn7"><strike id="17rn7"></strike></var>
<cite id="17rn7"><video id="17rn7"><thead id="17rn7"></thead></video></cite>
<var id="17rn7"><video id="17rn7"><listing id="17rn7"></listing></video></var><var id="17rn7"><strike id="17rn7"><listing id="17rn7"></listing></strike></var>
<cite id="17rn7"></cite>
<var id="17rn7"></var>
<var id="17rn7"><strike id="17rn7"></strike></var>
<cite id="17rn7"></cite>
<cite id="17rn7"><strike id="17rn7"></strike></cite>
<var id="17rn7"></var>
<ins id="17rn7"><span id="17rn7"><menuitem id="17rn7"></menuitem></span></ins>
<menuitem id="17rn7"><dl id="17rn7"></dl></menuitem>

聚焦BIM發展現狀及問題,圭土云首次圭土沙龍圓滿落幕

    近幾年,隨著住建部等相關部門的推進,以及業界各企業的跟進,BIM技術無疑站上了建筑行業的風口浪尖。但是對于BIM這項技術,大多數企業還是處于了解或者嘗試的階段,對于該如何應用BIM,怎樣才能用好BIM,很多企業還存在著一些疑慮和困惑。對此,圭土云舉辦了第一期圭土沙龍,主要針對“BIM發展現狀與問題”進行了探討。

    本次沙龍邀請了上海智通集團BIM中心負責人顧文政,大象云創始人馬茂林、建工設計總院市政設計院副院長兼總工嚴勤、圭土云CEO王小松、技術總監劉超等6位行業大咖,以學術討論、思想思想碰撞為原則,進行了精彩分享與討論。


    首先,圭土云CEO王小松發言,他說,關于BIM,自己的態度經歷了從抵制——關心——思考——跟進的過程。“大概五年前聽到別人說BIM很好,如果不上BIM 就會被淘汰,但是經過了解,BIM就是建三維模型,這讓我比較排斥。因為十多年前我就參與過三維算量軟件的開發及市場工作,現在換個馬甲就是BIM 了”后來,通過資料收集,了解的加深,他總結了BIM在國內發展的兩個誤區:一是過度營銷,BIM的概念炒得太熱;二是過度預期,覺得上了BIM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但其實要解決問題還是要靠專業+管理。


    另外,王總還對BIM的發展歷程作了總結:
BIM1.0,BIM發展的初期,花個一兩百萬只是建了個BIM三維模型,里面有數據,可以是動態的,比較酷炫,但真的做出來之后,其實就是看,看完后就扔到一邊去了。
BIM2.0,模型+專業,即建了三維模型之后,可以和實際的專業能夠結合,比如說和設計結合做設計優化,和施工結合,做復雜節點的施工模擬。
但是1.0、2.0階段都存在有很大的問題,也就是投入與產出不匹配。比如花了一兩百萬做了管綜碰撞,其實花個幾萬找幾個老法師,用傳統的方式可能問題也能夠解決,這樣的話為什么要上BIM?
BIM3.0,就是要解決協同的問題,即模型+協同。如果能解決這個問題,項目各參與方就可以分攤建模成本。這樣這個帳能算過來了。只有到這個階段,BIM才算是處于比較好的發展階段,但是目前來說關于協同沒有特別好的解決方案,這也是我們圭土云想做的事情。
BIM4.0、5.0只有在模型得到普遍的應用,即基本上各個領域、各種建筑形態,全部都在用,就會有數據能不斷去豐富,這樣就有了大量的數據支撐,也就是大數據,再加上物聯網、AR、VR,甚至人工智能、智慧城市都可以去結合,去想,去“做夢”。但是現在基本還是在1.0、2.0階段。
經過了這樣的思考之后,王總及其團隊認識到,模型造出來之后怎么使用其實是需要一個平臺的,而這也就是圭土云的由來。


    建工設計總院市政設計院副院長兼總工嚴勤贊同了王總的觀點,他也認為現在BIM處于1.0,最多2.0階段。但是他也提出了自己的疑問:用revit做出來的管線碰撞仍然存在問題,還是要靠人工去檢查,既然這樣,它存在的意義到底有多大?所以,他覺得先不要考慮全生命周期,如果單階段都解決不好,如何去討論全生命周期?
   “我是做設計的,我在考慮設計這個階段怎么去協同,這就需要各專業間協同。比如說我做一個污水廠的項目,它有給排水專業、結構專業、電氣專業等等,這幾大專業,怎么來協同?我之所以會思考這個問題,是因為在組織設計的時候我發現很多問題,就是我們設計當中常見的錯漏碰缺,比如說結構修改一個東西,但是電氣沒有跟進去改,因為電氣不知道它有修改,直接導致將來電氣埋管的時候埋不進去。類似這種問題很多,這就是協同需要解決的問題,一個專業修改了,其他專業會收到報警,知道你在哪里有所修改,與自己沒關系的可以直接pass,有關系的可以直接拿進來,在這個基礎上去修改,我認為協同應該這樣去做。”


    嚴總認為跨階段的協同在現階段是不太可能的。因為每個階段的關注點不一樣,設計階段,關心排出去的水能否符合國家標準、水池造好后水加滿會不會塌掉、所有設備開起來后會不會跳閘。施工階段,關心的更多的是施工過程,一旦施工完成,這個模型可能就沒用了,所以這個BIM也不會做的很細,主要是通過BIM一是優化組合,節省材料,二是節省人力資源,這些都是為了節省進度,最終為了省錢。這樣關注點不一樣,聯動就不太可能實現,所以如果要進入3.0,要做協同,就要從某一個階段開始,這樣可能才會做的更好,至于到后期如何去擴展,可以到以后再說!


    緊接著發言的是上海智通集團BIM中心負責人顧文政,他有15年在海外CAD開發經驗,開發出了一整套系統,解決了建筑行業里一個關注點,即如何將一些需要人工做的工作自動化。關于BIM應用,顧總認為信息是最重要的。雖然現在有些過熱,但是行業趨勢已經擺在眼前,很多建筑都要求在設計的時候要提交BIM模型,在這種大環境下,我們怎么去做?
他認為,從建筑行業來說,國外發展較慢,國內發展相對比較迅速,尤其是作為結構工程師,國內實在是太好了,各種各樣的結構都能碰得到,在國外設計一個高樓可能要好幾年,國內一年要設計很多項目,這點國外根本沒法比。在國內這個大環境下,他更多思考的是如何結合所長去做些事情。


    “開始的時候,我還是1.0的那個思維,我想做的是建模的時候將類似人要重復做、反復做可能會錯的事情,我將它優化,或者自動化。于是我參加了很多會議,也看了很多文章,包括我在智通,我的一個很大的課題是把BIM先用在監理上,讓BIM模型先用在項目管理過程中去,指導監理。有了BIM模型后,在現場將一個很復雜的模型拆分,將模型分開命名,模擬出施工過程。按照施工進度顯示,從而指導監理人員看。”
    “我覺得這是非常復雜的,所以我一直在找一個能夠比較方便、順暢顯示模型的東西。正好有人推薦圭土云,一看到圭土云,我就知道這是我想找的東西,能夠將模型很順暢的展示出來,就已經是很偉大的事情了。不要說基于BIM的全生命周期的管理,這個實在是太大了,光是解決顯示,再有一定程度的協同,而且在最初的時候完全把顯示做出來,已經非常了不起了。”


    “我跟王總一致的觀點是BIM太大,我們只要抓一個點,并且把它做好就行了。所以我一直很贊成圭土云,在智通,不管怎樣,圭土云我一定會用的。到目前為止,智通的很多項目都是完全在用圭土云,包括給客戶展示模型、在現場開會等。當然,在用的過程中有不舒服的地方我們也會一一指出,但總的來說,我認為圭土云抓到了一個很好的點,而這也正是我所看重的,我相信這是我們如何去用,以及如何去深入BIM一個很好的切入點。”


    大象云創始人的馬茂林也認同顧總、嚴總的說法,他說,BIM和制造業不同,制造業模型和圖紙的關聯其實很容易,機器可直接弄出來,但是建筑行業特別是施工階段是以人為主的,而制造業是以機器為主的,這是很不同的兩個東西。 
馬總說他曾問過一個很資深的業內人:就全世界來說,是不是真的有一個建筑全部是用BIM做出來的?他說沒有。如果一定有,那就是農村的小樓房,那個比較小,就不要談了。我就問那要BIM有什么用?因為他當時在制造業,真的看到了完全擺脫了二維圖紙的企業。比如一個深圳的模具廠,因為是全封閉式的,從設計到生產都是自己家在用,這樣即使不符合國家標準也沒關系,只要符合廠標就行。但是這個到建筑行業的施工單位就不行,這個是人命關天的事情。


    馬總還舉了一個例子,當時他去臺灣,看到一家單位BIM應用比較深入。他們每一次施工之前,都有審圖、小討論,大家一起用revit討論,然后現場改,當時畫二維圖紙的人、做三維模型的人、以及施工單位的人都在現場,一頓相互PK,PK完之后三維的改三維的,二維的改二維的。他就問他們與大陸的差別在哪里,他們說大陸可能是設計院權力比較大,但是在臺灣設計院完全沒有權力,設計院把初步設計的結果交給施工總包之后,施工總包可以把它改的面目全非。所以在建筑行業提全生命周期將來也許真的能實現,但一直到今天,至少他在大陸沒有看到。但他們最大的問題就是每次都叫不到人,人到不齊,也就是協同的問題。
“中間有十年的時間,我一直沒把它當做是BIM,而是當做行業信息化,到了這兩三年我覺得變化是非常非常大,因為我看到了很多很扎實的,類似圭土云,切入到某一個點,然后把某一點做的很順手。”


    “所以現狀是,先非常扎實做一小段的事情,在這塊做的很深,這樣我覺得絕對會有突破。比如圭土云就做協同,舉個例子,一個項目,甲方在吉林,設計院在杭州,設計院需要一個月匯報一次。截個圖給甲方看,甲方不滿足,他怕設計院搞偏了,把時間耽誤了。所以甲方想隨時隨地想看到這個模型。這個時候協同就很重要,你設計的東西我要立馬能看到。在某一個點去做好,我非常的贊同,我覺得圭土云這個點就選的很好。”


    圭土云的技術總監劉超說:“建筑行業和軟件行業其實很相似。一開始是代碼,然后到函數庫,到控件,日歷,組件庫,類似于建筑行業從手工出圖,到電子設計出圖,然后二維、三維,現在可能三維的代價可能還很大,在一些標準構件上面可能適用性還沒那么好,但三維可能是一個很大的趨勢。他對BIM的理解就是,它一定是有前途的,但它的前途不是BIM來了能解決一切問題,而是它在某些局部問題,或者特定問題上,肯定可以很好的解決。特別是一些規范建立起來后,再加上國家現在這么大力度的在推BIM,一定可以促進某些事情的發展。”
在接下來的互動討論環節中,嘉賓們還與現場其他參與人員就可視化到底重不重要?怎么用模型去識別現場重大危險源?現階段,除了可視化之外還有那些有價值的事情可以做等問題進行了激烈的討論。不可否認的是,BIM技術作為促進建筑施工行業創新發展的重要技術手段,其應用與推廣對行業的科技進步與轉型升級將產生不可估量的影響。
懷著“通過專業努力,讓建筑更完美”的憧憬,與會嘉賓意猶未盡,第一次圭土沙龍圓滿落幕。同時,大家相約,第二次圭土沙龍時間要更充裕些,需要更深入的碰撞。

首頁V2    公司新聞    聚焦BIM發展現狀及問題,圭土云首次圭土沙龍圓滿落幕
我们高清在线看免费观看